徐志摩孙女携全家从美国回浙江海宁寻根:我回家了

2018年06月24日 12:57:28 来源:中国新闻

 

徐行和家人与徐志摩雕像合影。本文图片 来自网络

  原标题:“我回家了”,徐志摩孙女携全家从美国回到浙江海宁寻根

  文/凌姝燕

  “我回家了。”6月20日下午,在(浙江省海宁)市区干河街38号,73岁的徐行女士对着门头上“徐志摩故居”五个大字深深凝望。此时,雨越下越大,在家人的催促之下,徐行收起雨伞缓缓走进这个扯着乡愁一端的地方。

  徐行是海宁诗人徐志摩的孙女,当天,她与丈夫毛昭宸带着儿子、儿媳、孙子、孙女,一家10口从美国重回故乡,听听徐志摩生前的故事,走走徐志摩曾走过的路。

  中国新诗百年史上,徐志摩堪称知名度最高的诗人之一。他浪漫自由的诗意和人生故事,在整个汉语界几乎妇孺皆知。

  1931年,诗人徐志摩遭遇空难,生命永远定格在35岁的年华。而87年后的6月,徐志摩孙女、年逾七旬的徐行携全家从美国回到海宁寻根,先后前往徐志摩墓祭奠先人,来到干河街瞻仰徐志摩旧居。

  卷发,黑框眼镜,一举一动尽显优雅,这就是此次回乡的徐行了。她在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三,曾从事教育行业,在取得南加州大学教育博士学位后,就在各大学校任职。一纸墨香留芳华,可能是职业的原因,让徐行的身上多了一袭书香气。现场有偶遇徐行的游客感叹:“难不成是家族渊源?好文艺啊!”

  现在的徐行已经退休,热爱生活的她,在家中练起了太极,种上了花草,打理起了自己的菜园子,心态更加平和了。

  重新亲近自己的本源处,是一种心灵意义上的回家。“过去时常听我的祖母说起祖父,他给我们留下的印象模糊又深刻,那时心里就播下了乡愁的种子。”如今,这一“颗”乡愁终于长大,就如一根无形的线,牵引着徐行返乡。这一趟“回家”,跨过了太平洋。

徐行(前排左一)跟家人在徐志摩旧居前合影。

  徐行和丈夫回海宁的次数不多,最近的一次还是在5年前。每一次回来,都是一次全新的遇见。说起对海宁的印象,徐行用了一组反义词:记忆中的海宁很“小”,现在的海宁变化很“大”。

  然而,就在这样一个日新月异的地方,有着徐行永不褪色的记忆。

  徐志摩旧居台门上方有诗人表弟金庸的手书“诗人徐志摩故居”,正厅有匾曰“安雅堂”,乃启功补书。主楼底层两侧有徐志摩家世、生平及思想和文学活动陈列,展示诗人短暂而绚丽多彩的一生。

  徐行一行跟着工作人员走过正厅、卧室、书房,各种时期的照片把他们带入了诗人生活过的那个年代。那个年代,三个女人的故事伴随徐志摩浪漫一生,也使原本平淡的故居带着点神秘的色彩。

  看着墙上展列的一张张家庭老照片,徐行感慨万分。“我以祖父徐志摩为荣,对他一生取得的成就万分崇拜。”

  而在提及张幼仪时,徐行一张一张细细看过墙上的老照片,没说话,却不禁湿了眼眶。后来,徐行说,小时候他们一家人迁徙到香港后,父亲徐积锴就与母亲去美国求学了,他们兄弟姐妹4人全由祖母张幼仪抚养长大,对祖母的感情特别深。看到墙上的照片早已泛黄,她不由得想起祖母在最困难的时候,一个人照顾他们的情景,顿时感慨万千。

  当老一辈的移民后代还在寻找身份认同的平衡点时,他们的下一代对“故乡”的概念可能已经有了截然不同的理解。此次回乡祭祖的还有徐行的一对孪生儿子毛显孟和毛显伟,以及他们各自的儿女。徐行的4个孙辈中有几位还是头一次来海宁,可以说,此行是徐行特意安排的回乡之旅,为的就是让孙辈们记住徐志摩,了解海宁。

  很多人都知道,徐志摩的后人久居国外,却难得有人知道,他们流动眉目之间的表情,举手投足之间的感觉,都与徐志摩颇为神似。

  徐行的儿子毛显孟和毛显伟高大英俊,温文尔雅,虽然已年近五十,不会讲中文,但他们在曾外祖父雕像前的留影,却是眉宇神似。他们对曾外祖父徐志摩的故事怀有强烈的求知欲,每到一地,都用镜头记录下点滴,仿佛每一个细节都是对徐志摩更深一步的探索。在他们的心中,这不仅是大国的一代文豪,更是小家的精神骄傲。

  《再别康桥》是徐志摩著作中最广为人知的诗歌作品之一,现场,市博物馆馆长汪莉薇受邀朗读了这首诗歌。“轻轻的我走了,正如我轻轻的来……”在场除了徐行的丈夫毛昭宸和大儿媳会说一点中文外,其他人都不太懂中文,但是真情流露的诗韵却使志摩后人听得如痴如醉,哪怕,他们已改变了乡音。

  当天,市博物馆将一套《徐志摩翰墨辑珍》赠予徐行女士一家作为纪念。该套书中《府中日记》写于徐志摩在杭州府中(后更名省立第一中学)读书期间,记述从1911年1月至10月九个月的学习及生活情景;《留美日记》写于徐志摩在美国克拉克大学留学期间,详细记述其1919年几乎一整年在美的生活状况。

  “今天的旅程,我们一家人在海宁找回了自己的‘根’,也留下了美好的回忆。”离别之前,徐行一家人在徐志摩旧居留下了感言:“虽于美国生活六十余载,却永远铭记祖父母树立的奋进、坚强、爱人的精神,这是我们的家风。”

  来源:海宁日报

张义凌

责编:
  • ?33187.html
  • /353985.html
  • ?96i59.html
  • /nph1w.html
  • /234116/ez8a0.html
  • /z35fe/548809.html
  • ?ak6u7/223624.html
  • ?09926/qslue.html